少女堕胎 - 少女堕胎

这一切都是精子惹的祸

升上高中时被学长积极追求之下,我们双方开始初恋。半年多的热恋,学长对我展开进一步亲密行动。于是情人节当天,我沦陷在甜言蜜语之中,把第一次献给他,因为美妙气氛之下被沖昏头,忘了做好保护措施,学长在没戴套的情况下进行性行为。不妙的事!学长也是第一次,虽然他是体外射精,却在缺乏经验又是初次激情的过程里,不知觉得留下几滴精在我体内,因此当晚我被他受孕了!

三个月后……真的闹出人命!我带着複杂心情找学长商量,得到的结果是「拿掉孩子!」当下满伤心,因为这不是我要的答案。遇到这种事,许多年轻男人都无法承担责任;甚至还会逃避,最终留下女人自己解决问题。可是未成年堕胎需要父母同意,医师才愿意动手术。怀孕的事我不想让父母知道,最后只好求助同学。在多方询问后,得知有位密医私下帮未成年做堕胎手术,我就致电去预约时间。

周六上午,我装扮朴素,戴帽、戴墨镜也戴口罩,自己来到了同学说的秘密诊所。这个地方有点偏僻,因为没有招牌,我只是按照住址前来,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去!里面设置简陋很像早期的诊所;而且冷冷清清都没病人,我站在柜檯前不安的心情越来越重!

「有人吗?」我微弱又颤抖的声音叫着。

柜檯里的一扇门打开了。

「妳来了,真準时,从走道第二间房进来吧。」出现的人一看到我,也没问什幺,似乎知道我的目的。

我走进第二间房,这里就是手术室,有着许多浓浓药水味和医疗器材……

「拿去吧,去旁边帘子里把它换上;然后躺上生产台;对了,内衣裤也要脱了喔。」穿着医师袍,略带秃头的中年医生说着。

我按照指示做。当我躺上生产台时,心中一阵辛酸!自己的无知和遇上错的人,才造成现在的结果,不得已拿掉我人生的第一个小孩,此刻让我眼眶泛红!

医生拿着针对我说:「这是麻醉剂,可以让妳全身麻醉。」

「需要全身麻醉?」

「当然阿。」

「那手术会多久?还有我多久会醒来?」我不安问着。

「不一定,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同。」

「可是没人陪我来,等等不省人事……」

「妳放心,醒来之后事情就解决了,别想太多。」医生看出我的不安,安慰我说着。

其实,我也不知道堕胎过程,只能盲目相信医生的话。再注射麻醉剂没多久后,我就无意识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……渐渐恢复意识。半开的双眼见到一张大脸靠我很近,我有点吓到!可是惊吓之余,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;也无法发出声音;就连眼珠都没办法转动,感觉身体好像不属于我的一样。

医生伸出手掌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说:「有看到吗?」

「有看到阿!可是我不能动;也不能发出声音!」我心中着急喊着。

「因该可以了,可是怎幺半开着眼,还以为麻醉失败!」

医生开始动手解开我身上的手术衣,让身体曝露在他眼前。他露出一脸淫秽,双手抓向我的乳房搓揉起来。

「不要!不可以这样,求求你……」我心中不断吶喊着。

医生把玩着嫩乳,讚叹说:「少女的身体真是细嫩,奶子发育的大小适中,光看就流口水了!」

此刻的我奋力想反抗,可是无法支配身体,只能乾着急!

乳房被搓揉的同时也被吸允,舌尖绕着乳晕打转,不时还挑弄乳头。这样有技巧的爱抚,是我有性经验以来第一次感受到,虽然不能移动和发声;可是却有听觉和触觉。阵阵酥麻感不断袭来,不免在心中呻吟一下……

抚摸完我的上身后。医生走到我被架开的两腿间,看着我的私处说:「真多亏有妳们这些无知少女,不好好保护自己,我才也机会享受这幺美妙的身体,哈……」

听完这番话,心中想着:「我已经羊入虎口了!」

医生拉了椅子坐在我的两腿间,低头将脸靠近我的下体。因为我并非平躺;而是斜躺在生产台上,能稍微得知下身所发生的事。

医生先用鼻子闻了阴部气味「好棒的鲜味,不像那些熟女,因为妇女病都带有腥骚味。」他称讚说着。

接着,又感觉阴部被舔食,舌头蠕动在阴唇和阴蒂上。这也是我第一次被舔下体,有种奇妙的舒服;可是阴部的骯髒和丑陋,心头涌上一股羞耻感。

一声声舔食的声音在手术室里环绕着……

「不要──不要──」我心中无助哭喊着。

肥短的舌头在阴道口钻进钻出;感觉阴道里一直在酝酿分泌物。可是舔食不只有这样,舌头竟然移动到肛门来回扫蕩,阴蒂也不停歇的被手指头逗弄,又舒又麻又痒的三种感觉,让我想扭动腰部却又不能动弹!

「变态!不要这样好噁心阿!」心中喊着,希望可以停止这一切。

一会儿后……他终于停止了,我也鬆了一口气!然后医生去拿了一些东西过来,有一个大脸盆和一支略大的无针注射筒(里面装有不知名液体。)我还在思考他要做什幺的同时,肛门突然被异物侵入!接着涌入大量冰凉液体。因为无法收缩肛门憋住,导致注入的液体在拔除异物时,立即排出,感觉就像在拉水粪一样。此时明白这是灌肠!排泄出来的臭粪气味飘散在手术室里。医生的行为反覆好几遍才停止。

医生放下针筒,拿起脸盆观看说:「终于清乾净美少女的粪了,还好量不多。」

没想到我竟然在陌生男子面前排便;粪便还被仔细观看!顿时,无地自容。

「像妳这种被搞大肚子的年轻少女,肛门肯定都还是原封,就让我来夺走妳肛门的第一次。」

他开始脱去衣物,戴上保险套,然后将我翻身趴在生产台上,又在我的肛门抹上大量凉凉黏液;接着,我的臀肉被掰开,肛门再次遭到异物侵入!

「我不要肛交,好痛!好髒、好噁心,停下来!」我在心中痛苦的喊叫。

第一次感受狭窄的肛门被阴茎强行撑开闯入,犹如即将被撕裂,抽插带来的烧痛感渐渐加深!我只能被动感受一次又一次的疼痛!

医生做了十几分钟才停止下来「呼──真爽,停一下不然会射出来,我可不想这幺早射。」他插着腰、喘着气说着。

休息之后,又将我翻身仰躺,然后去除保险套。我看他把保险套抽离阴茎时,还拉出一条液丝;应该是插肛门时生产的分泌物。紧接阴部又受到他的关注,这次用手指插进阴道里。虽然男友也曾经这幺做过,可是我不喜欢时常阻止他。现在医生的手指肆无忌惮的在阴道里挖弄,我已经无法阻止了。

「谁可以来救我……」

医生抠挖得很起劲,弄得我难受万分,阴道也开始有了变化,整个阴部发胀、发热,没多久一股尿液向外洒出。

「哈──出水了!真是好玩的女人。」医生满意又开心说着。

玩弄一会儿……,他也休息够了,提起阴茎,一个挺腰就没入阴道里,因为里面已经分泌许多黏液,阴茎有充足润滑之下,毫无阻力轻鬆闯入。

「哦──虽然不是处女了;却很紧实、润滑又温暖,真是难得好穴。」医生舒服讚叹说着。

「为什幺会遇上这种最伤害女人的事?只是有了四次性经验的我,没想到却在这被性侵了!」我心痛想着。

医生摆动下身冲撞我的下体,响起了肉与肉碰撞的啪啪声──,每次的动作都让我的身体摇晃。我清楚感受到,人生中第二个男人的阴茎在阴道里进出,因为摩擦阴道肉壁上的分泌物,产生滋滋声──。他伸出一只手在我两边乳房上来回搓捏,不像刚刚有技巧的爱抚,反而粗鲁的像在揉麵糰,疼痛感一阵又一阵传来。我被动的感受这一切时,他另一只手扣住我的下颚,用力撑开嘴巴,然后俯身亲吻我的嘴;还将舌头伸进来搅弄我的舌头。噁心感袭上我心头!因为他不但有口臭,口水还流进我的嘴里!他性奋的呼吸气息不断吹在我脸上,我被乱亲时,他不忘持续搓捏乳房和抽插动作。一会儿……他起身开始大幅度的冲撞。我知道这代表什幺。

我只能在心中喊着:「不要射在里面,不要射在里面……」

我不是担心再次被受孕;而是不想被变态中年男的精液给玷汙了;可是,无言的请求是不可能达成。医生最后将好几波精液射进去,瘫软趴在我身上。此刻眼泪似乎从我眼角流淌下来,我脑袋空白好一会儿……,本以为这一切结束了。这时电话声响起……

「怎幺样?人都连络好了吗?那就带过来吧。」

听到这样的对话,我又开始不安想着:「这是什幺意思?难道……」

接完电话的医生,开始用水清理我的身体,从脸上、身体还有阴部和肛门,清洗完之后,拿消毒药水擦拭阴部、肛门和乳房。我看着这个变态,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对我做出什幺坏事。
大约半小时后,有些人进到手术室里,他们都是男人。我见到这情况时,心中已经有了底;而且绝望了!

「靠过来验一下货,满意就留下;不满意可以先走了。」医生比手画脚,呼喊着那群男人说着。

他们靠近之后,我算一算,除了医生总共有五个男人。他们凑近观看我的身体各部位,交头接耳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。不过我看他们的外表和说话腔调,大概知道是从东南亚来这工作的外籍劳工。

医生拿出一张有护贝的纸递给他们说:「想要留下的看一下这张价表。」

我也稍微喵到几眼,可是上面的文字看不懂,只认得数字。

这些外籍劳工里有一个会讲中文,他负责解释医生的话,让其他劳工知道该怎幺做。在一阵的讨论后,一名外劳拿出钱给了医生,他满意收下,再指示他到我这里来。中等身材的外劳站在我两腿间,脱去自己的裤子,医生拿了保险套给他戴上,他带好之后马上捅进阴道里抽插。

「呜──,这个变态医生竟然利用我的身体赚钱,老天爷!请你救救我!我不想被当成妓女!」我心里不只在淌血,还痛哭起来。

阴道里有残留医生的精液当润滑,外劳抽插得很顺畅。我看他一脸舒服样。其他男人坐在手术室里的各处,欣赏着未成年少女的性侵秀。在我身上发洩的外劳动作不会太大,偶尔会抓一下我的乳房,没多久他就完事了。

医生拿着消毒水走过来,擦拭我的阴部又说:「下一位换谁?」

一名外劳走过来掏出钱给了医生,他一手收钱一手递出保险套。微胖的外劳跟上一位的动作差不多,也很快就结束了。医生一样上前消毒,一名魁武身材的外劳跟这走过来,掏出钱等着医生收。我看见这次给的钱比前两次多。医生笑得裂嘴,收下钱就走了。外劳迅速脱下裤子,握住阴茎大力插入。我可以感受到他急需发洩的情绪,他的阴茎也是目前我经历过最大的一根!

「等等!为什幺没戴保险套,难道他给了比较多钱,可以不用带吗?」我被抽插几下后才惊觉到。

他横冲直撞的猛烈抽插,对着乳房又吸又捏,让我极为不舒服。较长时间之后,他的阴茎深入我的体内,下体颤抖又紧贴在我的阴部上;一股股精液射出。我无法做出反应,只能静静忍受被第三个男人的精液玷汙了。每一波力道强劲的精液,直射在子宫口上;接着,暖流涌满阴道。虽然是被性侵,可是第一次嚐到这种奇妙的感觉,让我羞愧不已。外劳满意的离开我身体。

医生过来善后时说:「哇!你真猛射了这幺多!」

这次医生清理比较久,他还用鸭嘴器把我的阴道撑开,倒入不知名液体清洗一番。然后又收了另一个外劳的钱。这个外劳还没脱裤时,我就看出他性慾高涨,他一样无套进入;一样粗鲁性侵;一样把玩我的乳房,不过这个身材结实的外劳体力很好,他持续抽插了好久才射精。我在被搞得晕头转向时,他爬上生产台,把阴茎对準我的脸发射出精液,再被颜射的过程中,还听见他爽到呻吟的声音──

「啊──不要好噁心,拿开牠!」突如其来的动作,我连转头闪避的机会都没有,任由精液在脸上肆虐。

第一次被射在脸上,温热黏稠的精液滑动在脸庞;腥臭气味散入鼻孔,因为眼睛是半开着,有少数精液流进里面,引起眼球刺痛,泛泪眼睛使我眼前变得模糊,我难受的不知如何是好!

第四个男人结束之后,他们开始谈论一下就离开手术室,只留下医生和那名会讲中文的外劳。

「医生,那我的份呢?」外劳说着。

「放心,只要你好好的跟我配合,该给的绝对不会少。」

「一定、一定,那可以让我免费爽一下吗?」

医生看了我一眼说:「好啦,反正刚刚那几个都太温柔了,你想爽就粗暴点;最好能干到流血;让那个货流产,省的我等等还要动手术,知道吗?」

「是的,我一定把她弄到流产为止。」

「还有别玩太久,要是她醒来就不妙了。」医生说着就走出手术室。

这些对话听在我耳里,宛如针刺一样「难道是我要杀死自己的小孩所得到的报应吗?」我后悔想着。

在我还在痛苦时。外劳已经脱光全身,爬上生产台,将阴茎弄在我脸上磨蹭;不时还拿阴茎拍打脸庞,留在脸上的精液随着阴茎的挥舞,飘扬起无数臭气,让我呼吸时不得不吸进去。

心中难受喊着:「呜──拿开,好臭啊!」

他用阴茎羞辱了我好一阵子之后,开始在我眼前搓弄阴茎,刚刚玩弄我的脸时让他分泌不少黏液,使得他搓弄得滋滋作响──。现在眼睛的刺痛感觉已经减轻很多;可是眼球因为泪水和精水依然有点模糊,我隐约看见被搓弄的阴茎上有不少白色泡沫,同时更发现他的生殖器好大,尤其龟头特别突兀,和整根茎身不成比例,原本已经很粗的阴茎,龟头更是宽大许多。

「怎幺这幺大,等等被牠弄我一定痛死」看到这个大家伙,让我不寒而慄。

在我还在害怕会发生可怕事情时。外劳叫起呻吟──,我眼前的阴茎朝我逼近,模糊的视线看着龟头上的小洞冲出强劲的精液打在我脸上,先是射在额头、再来眉间、鼻头,有一波直接射进右眼球里;力道挤压眼球,疼痛了一下!紧接是人中、嘴唇、再来两边脸颊,几乎感觉整张脸都被射满精液。难受刺痛感又在眼球里发生!鼻孔更是闻到了人中上的精液气味,由上而下的精液有少许流进微开嘴唇里,让我口中开始充满鹹味和腥味。我不知道他射了多少?只感觉脸上温热、湿滑又厚重。他伸手掰开我的嘴,将布满噁心黏液的阴茎放进我嘴里慢慢推送,更重的腥臭滋味涌入口腔再深入喉咙,我每次的呼吸都浓浓感受到恶臭,让我一度晕眩。

他射完后跳下生产台,我知道又是另一番的受罪。他拿起鸭嘴器粗鲁的往我阴道插入,冰冷和力道让我心头一震!阴道被撑开的比原本医生使用时还要开,弄得我感觉要被撕裂了。他跟医生一样倒入不知名液体在阴道里,然后他拉来一条水管放进撑开的阴道,开水往里面沖洗。受到冰冷的水沖刷,让我心头里一直打颤!一会儿……,他移除这些工具,改用手指玩虐阴道。从两根手指、三根手指,最后竟然还想将整个手掌塞进阴道里!可是紧实阴道让他始终撑不开。

「啊──不要在弄了,好痛!求求你快停止!」我被弄得在心中乱叫一通。

「可恶!插不进去,算了,等等要是把她弄鬆,搞起来就不爽了,」他放弃说着。

他转而动手调整生产台的高度。原本我还算是半躺着,现在像是坐在上面。

他挺起了一直硬挺的大阴茎靠近阴部,用龟头在阴唇和阴蒂上磨蹭,然后说:「这女孩真棒,清纯可爱,身材白嫩又很够味,看她稀疏阴毛的粉嫩阴部,今天之前一定是个单纯女孩,可惜已经髒掉了。」

这番话刺痛了我的心!我的身体如他所说,已经是残花败柳了。

他说完后开始推进阴茎,狭窄阴道开始承受这根大家伙,可是进出频频受阻。

「不行,太大了,求求你温柔点!」心中已经不求被放过,只希望能少受点罪。

他不耐烦的开始硬挤、硬闯!用力塞进粗长阴茎。阴道肉壁被宽大龟头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撑开;最终,子宫口第一次被龟头碰触,感觉很不好,因为会痛!同时也深感他惊人长度。整条阴道被征服之后,双腿被高高擡起,他跪上生产台,把我的双腿挂在他的肩膀上,手托住我的臀部,开始有节奏的抽插,我的身体因为冲撞而上下摇晃;使得,头顺势下垂,映入眼帘的是,乳房随之波动,以及下体连接还未整跟进入的阴茎。我看着自己身体被乌黑又丑陋的外劳性侵,真是悔恨又心痛!抽插的动作开始加快重击,身体摇晃得更剧烈,臀部一直被托高让阴茎能深入体内。

「太进去了,已经碰到了,好痛!」每下抽插都顶到了子宫口,疼痛让我难受。

手术室又开始迴荡啪啪声──,他恶狠狠的弄了十几分钟才停止。子宫口处传来的疼痛让我几乎快晕厥。

他抽离阴茎,掰开阴唇定眼观察后说:「刚刚都干很大力了怎幺还没流血。」

然后,我被抱下生产台放到地上,双腿被朝天大力被拉开压制地上,整个阴部向上敞开,他跨到我上面对準阴道口,用力一沈,阴茎带着些微阻力硬是直冲,再次撞击子宫口,此次力道更胜上次。他按照医生指示,毫不留情的用粗暴性交方式,打算让我流产。

「呜──不要了,真的好痛!我不想堕胎了,爸爸、妈妈,救救我!」因为太痛了,在心中求饶哭喊。

可是,性侵暴行依然在进行,每次的深度抽插都是椎心之痛!没多久之后,我就真的晕厥了……

之后,因为身体剧烈晃动!再次恢复意识时,我已经被放上生产台。外劳依然卖力性侵我,他一手猛抓我的乳房;一手扣住我的脖子,让我的头不会因为晃动而歪掉。我的眼神也无法避免的望着他。随着持续抽插的速度加快,外劳呼气力道也变大,气息不断往我脸上吹来,他一面猛插我;一面将眼神直盯着我脸上瞧;然后,他一声长长的呻吟……颤抖的贴上我的下体,阴茎直顶住子宫口,开始爆出大量热精。可能是我已经痛到麻痺了,被顶住的子宫口不在那幺的疼痛,反而因为精液射出的推挤,像是在按摩子宫口,舒麻又温热的感觉传上心头。因为外劳的阴茎本来就很粗大,加上大量热精持续填满体内深处,让整个阴道里更是热胀起来。

外劳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说:「呼──真爽,如果一直不要醒来,明天还可以再干一次。」

他将阴茎抽离我的身体,看了一下我的阴部,在爬上生产台将阴茎凑近我的脸。当我见到阴茎上面都是带红的黏液时,心中悲从中来!

「昏过去的时间里,他到底是怎幺对待我,孩子应该已经流掉了!呜……对不起,没有好好保护你,让你被以这种恐怖的方式杀死。」我边想边再心中痛哭着。

外劳用阴茎在我脸上抹来抹去,腥臭气味;夹杂血腥味,噁心又複杂到想逃开,这时目光注视到他的脸。

我心痛绝望想着「为什幺?像我这样青春洋溢的女孩,会被这种低水準又骯髒丑陋的男人玷汙了。」

完事后他自己清洗好身体就离开手术室。没多久他和医生回到这里。

医生戴上手术手套,拿起鸭嘴器插入阴道开始检查说:「应该没问题了,你还真狠!把她搞搞成这副德性。」

「嘿──,我只是按照你的意思做,况且这种上等货色机会难得!」外劳自豪说着。

医生起身脱下手套说:「赶快把她的身体清洗乾净;然后东西收一收,再抱她去病房。」然后医生就走向门外。

「放心,我会好好善后的。」

外劳开始用水沖洗我的身体,把我身上的精渍和血渍沖掉,再拿布擦乾身体;可是我的嘴巴、眼睛和阴道里的髒东西都还存在着。他根本不在乎有没有洗乾净,他只专注再次玩弄我的身体。

带着未清洗乾净的身体躺在病床上,静静望着天花板想着:「好髒、好髒、好髒……」

我的意识一直清醒到身体能移动,拖着疼痛又疲软的身子,趁着他们不注意时赶紧逃离这个恐怖地方。回家见到爸妈马上痛哭流涕,事情就东窗事发了,父母报警逮住那几个性侵犯,事件也上了新闻,不负责的学长更是被骂翻天。妈妈带我上医院作完整的身体检查,因为曾经被恶德医生侵犯过,让我不敢给男医师看病,最后找来女医师才完成检察。结果还好没有感染骯髒病菌。之后妈妈也帮我办休学,留家中休养做心理治疗,这起恐怖事件让我心灵受到极大创伤。也询问医师为何麻醉后还会保有意识。原来这种症状叫“麻醉清醒”因为药剂量控制不当或其他原因,在手术过程中依然意识清醒,也因肉体被麻醉,无法反应自身状况,目前外界没有足够资讯检查出这种情形,致使病人必须被迫知道自己的手术过程。

 牢记此站,不怕找不到x站 青青草国拍自产免费,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,2019国拍自产在线综合,国语自产一区视频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